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看嘛看!没见过逗比渣嘛!
既然来了就点个赞呗~哦,小心,那边有个坑~嘿嘿嘿~
别太期待,这里全是渣~傻甜渣白~
每天都要往坑里撒点土,但是坑没平之前不会放出来。。。

【茄冰】阴阳师·镜缘【二】

阴阳师·镜缘

荒村野路,一个空旷的地上,一堆并不是很旺的火堆在燃烧着,而火堆旁边有一人正一边拿着一根木棍漫不经心的的摆弄着火堆,一边从头顶树冠的缝隙中观察着星空。

 

“无云,东北方向来风,看来会有事情发生了。”

 

摆弄火堆的男子随手解开了用来绑头发的发绳,紫色的长发便松散的披了下来。

 

他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笛,然后拿在手中把弄着,喃喃自语道。

 

“海人,你睡着了么?”

 

“什么事。”柔柔的但是却透着一丝冰冷的声音回应着。

 

“你不出来么?总是在笛子里不闷么?”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就好。”语气中有种顾忌。

 

紫发男子听出了海人的想法,不禁轻笑起来。

 

“你该不会是怕我把你驱散吧?还真是胆小啊。如果你不出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你驱散哦。”

 

话音刚落,紫发男子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有着蓝色短发的青年男子,满脸的不情愿。而紫发男子上下打量了半天这个自己前几天刚收为式神的名为海人的灵。

 

“你原来那身衣服呢?”

 

闻言,海人的脸微微的红了些,有些局促的回答道。

 

“那个只是为了更容易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所以才……”

 

紫发男子轻笑着。是的,那身比花魁还要艳丽的服饰,的确很是显眼,就像有许多动物喜欢用艳丽的外表吸引猎物的注意力一样,这个灵以前也是在用这个方式捕捉自己的猎物。

 

不过,即使海人现在身着了一身蓝色的水干,也能在一瞬捕捉住人们的注意力。

 

“这身也很适合你,身为我乐步的式神,你还真是容易引起人的注意啊。”

“您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调笑我么?”

 

海人微皱着眉,有些不满的询问着。

 

“居然对自己所侍奉的主人这么语气不善啊,嗯?”看到海人脸上突然僵硬了一下,乐步继续说道,“以后不用再对我使用敬语,叫我乐步就可以。”

 

“是的,乐步主人。”

 

并没有按照乐步所教的方式回答,这让乐步微皱了眉头,但也只是一瞬间。

 

看来以后得好好教教他一些东西了。

 

一边在心中盘算,乐步继续开口说道。

 

“今晚月亮不错,你可以去补充一下你的灵力。”

 

的确,月光对妖怪和灵来说可以说是最好的粮食。

 

海人抬头看了看月亮,然后疑惑的看着闭上眼睛的乐步。

 

“原来的式神因为你而没用了,所以现在就某方面我还是需要你的。虽然有结界,但还是别让奇怪的东西靠过来。今晚就拜托你了。”

 

看着开始平缓呼吸的乐步,海人突然觉得现在是干掉这个没有防备的人的一个好机会。

 

“事先说明,别想趁我休息时袭击我,不然有你好受的。”

 

闭着眼睛的乐步补充道。

 

于是,一晚上相安无事,紫发男子在树下打着盹,蓝色短发的男子在树顶一边汲取着月光,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第二天清晨,当紫发男子睁开眼睛的时候,蓝色短发男子已经化作一阵烟雾飘回了笛子中。

 

无奈,紫发男子轻晃着手中的笛子。

 

“海人,出来陪陪我,一个人走山路是很无聊的。”

“……”

 

又是一阵烟雾,海人再次出现在紫发男子的面前,眼中满满的不愿意。身上蓝色水干的花纹如在水波中一样,轻轻的晃动着。

 

紫发男子继续赶着路,海人一脸抑郁的飘在紫发男子的前面,一路无语。

 

“乐步主人,前面似乎快到城镇之类的地方了。”

 

飘在前面的海人停了下来,而一直专注观察着海人背影的乐步没有注意到已经停下的海人,于是,他直直的撞上了海人。

 

“唔……” 有些吃痛的闷哼。

“啊,抱歉。”

 

乐步伸手准备抓住海人查看他的情况,但是,却被海人轻巧的躲了过去。

 

“我们要进城么?”

 

海人看着前方,语气没有起伏的问道。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身上的物品后,乐步嗯了一声,把这当成是回答的海人准备回到笛中。但是,再回去之前却被乐步抓住了手,然后不顾他的挣扎,乐步迅速的撸起【= =撸起?笑】海人的袖子,并在上面用毛笔画下了咒。

 

“不用回去,随我进城。”

 

说完,乐步便拉着海人随着人群进入了城中。

 

“乐步主人,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比较好。”

 

海人一边躲避着来往的人群,一边费力的紧跟着走在前面的乐步。

 

“不用,跟紧我就好。”

 

说着,乐步抓住了海人的手腕,并继续向前走去。

 

在逛了各种的小店后,乐步身后的木箱已经被装满。又一次的查看了所有物品后,乐步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这次收获不小。

 

“还有什么要买的么?”

 

由于这里的人很多,所以海人并不能像平时那样移动,这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此刻,他本就白皙的脸上血色变得更加少了。

 

“嗯,跟我来一下这里。”

 

拉着海人的手穿过重重的人群,乐步最后带着海人停在了一家店铺旁边,门口的蓝底的布帘上是白色的冰字。

 

“这里……”

 

还有些微楞的海人被乐步拉了进去。

 

“这家店在平安都很有名的。”环顾了一下店的四周,乐步解释道。“难得碰到了,就来尝一尝吧。哦,谢谢。”

 

正说着,他所点的东西已经被送上来了。

 

“这个是,冰?”

 

“嗯。”

 

“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这种东西,只有……唔!”

 

研究清楚眼前的东西后,海人有种被戏弄的感觉,他大声的驳斥着乐步,然而,乐步则眼疾手快的用勺子舀起一勺冰,送进了海人的口中。

 

冰凉的感觉在口中散开,一阵凉爽,海人觉得自己的毛孔一下子全部都打开了。而且,那种果酱的甜味,也让他觉得食指大动。

 

“好吃……”

 

盯着眼前的那碗冰,海人喃喃的说道。

 

“我还……还可以再吃么……”

 

“哈哈哈,刚刚是谁说是小孩子吃的了?”

 

“唔……”

 

听到这句挪揄,海人的脸变得通红,他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不过,本来就是要给你吃的。”

 

“诶?真的可以?”

 

语气中已是掩不住的兴奋与激动,蓝色清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乐步,上扬的嘴角也充满了阳光的感觉,和前两天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判若两人。

 

好像小狗。

 

乐步在心中想着,并看着这样的海人发起了呆。

 

“乐步主人?”

 

海人有些疑惑的唤着那人,而乐步也争气的回过了神。

 

“什么?”

“那个……不给我了么?”

“是给你的,不过……”

“不过?”

 

听到这个转折词,海人歪了歪头。这个小小的动作,让乐步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不许叫我主人,直接叫我乐步。”

“但是……”

“嗯?”看着迟疑了的海人,乐步舀起一勺冰,送入口中,“不然的话,这冰你就别吃了。”

 

“呜……”

 

看着乐步一勺一勺将冰送入口中,海人咽了咽口水,最后终于屈服了。

 

“乐……乐步……”

 

 

简易的客栈内,一间极其平常的房间里,紫发的男子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了靠在床上的另一位蓝发男子,并同时将一包东西一起递了过去。

 

“会这样吃坏肚子的式神,你还是第一个吧?那包是治肚子的药,但是不知道对式神有没有用。”

 

听到紫发男子的话语,床上的人有些窘迫的点了点头。

 

“是,谢谢。主人。”

“嗯?”

“乐步……”

“这样才乖。”

 

点头称赞后,名为乐步的人摸了摸那个人的头。

 

这个看似瘦小的式神居然靠吃了十多份的冰来表示他对这种食物的挚爱程度,不过最后在他终于吃饱后,他又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还真是一个孩子气的式神。

 

“海人,下次再这样的话,你就再也别想吃这种东西了。”

“是……”

 

叹着气警告过海人后,乐步揉了揉他那一头柔软的蓝发,然后坐在了床边,并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看了起来。

 

“那是……什么……”

 

原本以为这个阴阳师会掏出什么咒符的式神,如惊弓之鸟一般向后躲了一下,尽管他知道,这个阴阳师可能对自己并不会再心狠手辣,但是他还是有些害怕。

 

而这个举动也招来了紫发阴阳师的无奈叹气,不过,时间还长,他会和这个式神好好的磨合感情的。

 

“这个是刚刚去外面的时候看到的,有一家人张贴出了一张告示,我们有工作了。”

“嗯。”

 

海人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不想去,因为说不定又会有妖怪被驱逐,这,会让他联想到自己。

 

“?”

 

因为这个不好的联想而有些失神的海人茫然的看着突然凑了过来的乐步。

 

“唔!”

 

下一刻,海人那柔软的唇便被乐步欺上了,尽管立刻便推开了乐步,但是,就是这蜻蜓点水一样的亲吻,让海人的脸变得比朱砂还要红。

 

“你在干嘛!”

“偷袭。”

“你……”

“我?我怎么?”

“你……你这样是不对的!”

 

理所当然的回答让还在慌张中的海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斥责这个行为的发起者,而最终说出的话则让那个坏心的阴阳师微楞了一下,然后大笑了出来。

 

“别笑了!”

 

真是个……坏心的主人……

 

海人在心中如是想到。

 

======

年老的管事引领着前来施法的阴阳师和他的助手穿过了一扇扇的大门,最后终于来到了主人所在的大厅。

 

“老爷。”

“让他们进来吧。”

 

大门被打开,房屋的主人正坐在大厅的正中央,华丽的服饰宣告着他的身价不凡。

 

“你是,那个阴阳师?”

“真是。”

 

乐步轻轻的弓了弓身。

 

“我是这次的委托人,名字为镜音 哲雄,这次请你们来是想让你们帮我看看我的爱女究竟是怎么了。”

“是。”

“那么,请跟我来吧。”

 

哲雄站了起来,带着乐步和海人进入了院子的深处,在一个布置精美的小院中,乐步和海人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前。

 

门被打开了,房中,四周都是镜子,一种万花筒的感觉。

 

“铃,有人来看你了。”

 

 

房圌中只剩下三人,其中的黄发的女孩并没有理睬剩下的两人,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镜子。

 

海人也趁着三人都无话的时候观察起了那个女孩。

 

短短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年龄大概只有十四岁,从她身上的装扮就能看得出哲雄有多么的疼爱这个孩子。

 

若没记错的话,这个孩子似乎是叫做铃,镜音铃。

 

“铃?”

 

觉得总是这样一言不发有些不太好的海人轻唤了一声那个名为铃的女孩。

 

“嗯?什么事?”

 

铃随口回答着,但是却没有抬头。

 

“那个,那里有什么?”

“连在里面。”

“连?”

“对,我的弟弟。”

 

被这话弄得有些莫名奇妙的海人看了看铃,然后又看了看坐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乐步。然而乐步在看到海人的视线后,也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出去。

 

轻轻的关上了那出自名家之手的纸门,乐步便向和哲雄约好的地方走去,并问着跟在身后的海人。

 

“你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么?”

“你问我也……”突然被询问了意见,海人虽然有些抱怨,但还是思考了一下后回答到,“应该和我一样,是依附在镜子里的灵吧。”

“说的不错。”说着,乐步停了下来,然后将手中的一个人形放飞,“不过,还是去确定一下比较好。”

 

=======

空中的星辰早已到达了它们的位置,这天东北方向无风。

 

靠在长廊柱子上的乐步看了看月亮的位置,推算着那个蓝发的式神出现的时间。正因为今天的没有东北来风,他才放心的让海人进入到那个镜中的世界。

 

世人一直不知道,在他们看来稀疏平常的镜子其实是连同另一个世界的通道,而这个世界,也多半是人们自己创造的。虽然,他们常常把这当做是茶余饭后的传奇看待。不得不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忘记了很多的本能,也渐渐因为世俗而变得混沌,所以他们不再能到达镜中的世界。

 

因为没有人的到访,镜中世界渐渐成了各种妖怪的栖息的空间。在一个人照镜子的时候,镜中的影像多半是由镜中的那个妖怪幻化而成的,这也正是一个人在长时间照镜子后会觉得自己的镜像十分陌生的原因,因为,那个影像本来就不是自己,如何会有相似之说。

 

那个镜音铃很可能已被那镜子吸引去了心智,就像当初海人用笛声来捕获人心一样。但是,这家的主人哲雄也说过,铃的这种状态已经维持了很久,所以,镜中那妖怪究竟有何目的,乐步也说不上来。

 

今天他所放飞的那个人形就是为了稳定铃的心智,此刻,那个女孩儿已经进入了睡眠。那面她从不离手的镜子此时正在乐步绘制的阵术之中。而海人则进入镜中找寻那个被称为连的妖怪去了。

 

当月亮升到空中的最高点时,自法阵正中起了一阵旋风,围在法阵外的铃铛也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但不多时便风停铃静——蓝发的式神出现在法阵的中央。

 

“我回来了。”说着,海人恭敬的垂了垂头。

“辛苦了。”

 

“那个,初次见面。”

 

“那个,初次见面。”

 

突然闯入两人之间的是一个略显稚圌嫩的声音,而声音的主人正躲在蓝发式神的身后。蓝发的式神回头看了一眼他,在轻声说了几句之后,式神便回到了紫发的阴阳师身边。此时,阴阳师才看清那个一直躲在式神身后的灵。

 

金黄圌色的发,蓝色的眼睛,稚气的脸庞,所有的都与那位名为镜音铃的少圌女有几分相似。 

 

“连?”

“是的。”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乐步才知晓,眼前这个名为连的少年实为铃的弟圌弟,原本的名字为镜音连。在姐弟两人出生后,他们的母亲便去世,而父亲则因此对他的这两个孩子疼爱有加。但是,有一年弟圌弟染了怪病,虽然父亲带着他多方求医,但最终还是夭折。经历了年中丧子打击的父亲之后更是对双子中的姐姐悉心呵护,甚至到了有些病态的地步,这位父亲因怕其遇到意外便整日将姐姐关于家中。

 

再说这双子中的弟圌弟,因双子从出生那一刻便从未分开,所以,在他死去后由于担心姐姐,便一直留在姐姐的身边。之后又为了不让独自在家的姐姐孤单,他又以镜子为媒介与现世的姐姐作伴。

 

再加上偶尔听到姐姐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弟圌弟便去了各种地方,同时将这些景色通圌过镜子传递给久居家中的姐姐。久而久之,姐姐因迷恋于外面的世界而渐渐与人疏于交流。有时姐弟两人的谈话被其他人听去,便传出了姐姐被灵附身的怪谈。

 

将来龙去脉讲诉清楚后,少年便小心的等待着眼前这位阴阳师的结论。虽然不确定眼前的人是谁,但是,拥有紫色长发的阴阳师除了那位人之外,并无他人了。然而,眼前这人身边的式神却又不像那位阴阳师的风格。所以,无法得出结论的少年只得小心的呆在原地等候着发落。 

 

“这么说,你并不打算加害你的姐姐了?” 

 

沉默半晌后,乐步看着阵中的少年问道。 

 

“这个,怎么可能。” 

 

“那么,海人你觉得该怎么办?”乐步点了点头,又扭头看向了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海人,仔细看来他的眼中竟带着点无奈的笑意。 

 

“又问我……”小小的嘟哝后,海人给出了他的建议,“既然无从加害,就不要过多的插手了,眼下我们应该和那位父亲谈谈。” 

 

“嗯,就这么办好了。” 

 

名为连的少年自是听到了这番对话,在知道自己仍可以和姐姐在一起后,他扑到了海人的怀中开心的撒起了欢,俨然一副天真烂漫孩童的模样。而自生前就喜欢小孩的海人也微笑着纵容着怀中少年的撒娇。

 

于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旁边那个被晾在一边人脸已经黑了大半。

  

  宽阔的大厅中,只有三人。两人坐在一边,剩余的一人坐在对面。并且,两人中的蓝发青年坐在紫发青年的后面一点的位置。这三人自早上起便开始了这场谈话,茶已被下人们换了一杯又一杯。

  

  “这么说,连那个孩子还在这里了?”

  

  三人中最为年长的那人在沉默了许久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般,提出了疑问。

  

  “是这样的。”紫发的男子点了点头,“他因为担心他的姐姐,所以变成了灵。不过,你不用担心,他并不会来祸囘害这个家的。”

  

  “这点我知道,那个孩子不会做那些事的。”

  

  “还有一件事是令郎托我们转告的。请让铃多出去走走。”

  

  ===========

  

  挥别送行的镜音哲雄,两人便继续他们的旅程。

  

  “真是少见呐。”因为路上没有其他的旅者,因此蓝发的式神便选择了半浮在空中的移动方式,“不惧怕灵的人类。”

  

  “因为是最爱的孩子,所以不会去在意他的存在形式吧。”

  

  “但是,为什么……”

  

  说到一半,海人便似想到了什么并捂住了嘴,然后有些忌惮的看了走在一旁的乐步一眼。

  

  “什么?”

  

  “不,没什么。”

  

  然而,乐步却投来了希望海人继续说下去的眼光。面对这样的眼光,海人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原本想问,为什么乐步没有将那个名为连的地缚灵收走。但是,话刚出口便决定不再说下去,要知道,他可不想因此而被驱散。尽管乐步已经对他保证过不会做出那种事了,可是谁又知道他是否有一天会反悔。

  

  就在海人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乐步的眼中突然充满了shā意,并从衣襟中取出一张咒符,他紧紧盯着他们的身后,一副准备随时进攻的样子。

  

  很快的,海人也觉察到了其他妖怪的气息,但是,很意外的是,这是一阵很熟悉的气息。他走至乐步旁边,将他拿着咒符的手按了下去。

  

  “连?”

  

  话音刚落,那位黄发的少年便现了身,因为接受到了他的父qīn为他进贡的物品,所以,他周囘身的服饰也变得huá丽了不少。

  

  连欢笑着扑进了有些惊喜的海人怀中,这可把乐步气的不轻,再加上他还趁海人不注意的时候朝着乐步做了鬼脸,这更让乐步原本就有的驱散这个小囘鬼的念头变得强烈了起来。但是,如果自己一时冲动就驱散了这个小囘鬼的话,海人绝对又会变得离自己远远的了,他可不想这样。最后,乐步深xī一口气,将那个小囘鬼从海人身上扯了下来。

  

  “说,你要干嘛?”

  

  “海人哥,他欺负我。”

  

  说着,连一撇嘴,用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海人。

  

  “乐步!”

  

  “我没有,我只是……”

  

  看着有些生气的海人,乐步在这个时候很不争气的退缩了。很明显,他已经在这个时候忘记自己才是主人的身份了。于是,为了不惹海人生气,乐步只得在一旁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一直在海人怀里撒jiāo的灵。

  

  鬼知道,这个灵不好好在家陪自己的姐姐跑到这里要干嘛。

  

  “那么,连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呢?”

  

  听到海人这么问,连才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交给了海人。

  

  “这是酬礼。”

  

  听说是酬礼,海人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包裹,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乐步。在看到乐步点头后,海人chāi开了手中的包裹,包裹中是两面一模一样的圆镜,没有镜柄,只有手掌大小。

  

  “这个是子母镜,分别持有这两面镜子的人可以彼此联囘系。这是我在镜中的世界捡到的,所以便作为酬礼送给你们了。虽然我也很想留一面随时和海人哥联囘系啦,不过,我还想一直陪在姐姐身边呢。”

  

  连耸了耸肩,一脸轻囘松的解释着。

  

  “那么,祝旅途平安。”

  

  说完,连便隐去了身形,紧接着便起了一阵微风。

  

  “连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海人一面有些疑惑的嘀咕着,一面将这两面镜子交给了乐步。而乐步在接过镜子后,翻来覆去仔细的检囘查了很久。

  

  这种子母镜他是听说过,据书中记载,这种镜子是出自妖怪之手,虽然以前也寻找过,但终不得,没想到现在竟然如此意外的到了自己的手中。

  

  看来,那个小囘鬼还不错。

  

  轻笑着,乐步拉过了海人的手,然后不顾他轻微的挣扎将其中的一面镜子放到了海人的手中。

  

  “这是,干什么?”

  

  “定情物。”

  

  脸不红心不跳理所当然的答囘案。

  

  而海人张着嘴微愣了一下后,绯红sè便迅速的侵占了他原本白囘皙的脸。

  

  “你滚啊啊啊啊!!!”

  

  End

  

 


评论
热度 ( 14 )

© 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