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看嘛看!没见过逗比渣嘛!
既然来了就点个赞呗~哦,小心,那边有个坑~嘿嘿嘿~
别太期待,这里全是渣~傻甜渣白~
每天都要往坑里撒点土,但是坑没平之前不会放出来。。。

【茄冰】蝴蝶姬【现有部分】

蝴蝶姬


在阳光明媚的泰晤士河畔,大好青年gakupo悠闲地趴在伦敦大桥栏杆上,晒着午后的太阳,望着河里来来往往的渡轮不由得打起了盹。

就在他即将进入睡眠的时候,一辆四轮马车停到了他的身后,随后下来的几个人从背后击晕了他。来人将他带到了车上,随后,马车便载着gakupo离开了。

再次醒来的,眼前刺眼的灯光让他不由得想抬手阻挡住那蹂躏自己眼睛的光线,然而随后他便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绑了起来失去了自由。就在他挣扎的时候,有个人从黑暗的地方走了出来。

“还是不要挣扎比较好。”

“谁?”

那人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在gakupo的面前晃了晃。

名片上仅仅印着烫金花体【TIME】的字样。

“time?”

gakupo被这人奇怪的答案弄得有些摸不清头脑。

“对,如你所见,我们的组织就像这个名字,是一个以利用时间的组织,委托人找到我们,然后我们就为他们穿梭于时间中替他们完成一个个的委托。”

那人背着手,笑看着gakupo。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未来发生的事情在过去都是需要一个契机的,如果这个契机没有发生,那么未来的一些事情也不会发生,当然发动这个契机也是需要正确的人去做那个正确的事,而你,”那个人顿了顿,并意味深长的看了gakupo一眼继续说到,“就是我们找到的最适合发动那个契机的人。”

“哦,似乎还蛮有趣的样子啊。”gakupo玩味的说到,“如果我不去呢?”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现在已经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了。”

那人解开了gakupo手上的束缚,之后又起身拉开了一直未拉开的窗帘,眼前的景象让gakupo不禁怀疑自己到昏迷了多久。窗外的景象似乎昭示他现在自己正位于一个中/东的某个国度,但是又不完全是中/东的模样。

“这里,是哪里?”

gakupo皱着眉,一脸疑惑的盯着窗外的景象。

“我想,我们已经到了。”那人走至门口,手扶在门把手上,转身对gakupo说,“你最好跟我来,否则你会永远滞留在这个时空里。还有,你最好称呼我为boss。”

boss说完便走了出去。看着boss的离开,gakupo一脸不爽的挠了挠后脑勺,轻啧了一声,跟了上去。

Tbc

 

 

二。
街道的两边都是一些不大的店铺,店家为了能招揽更多的客人都纷纷将货品摆到了街道上,这使得原本就不宽敞的路变得狭窄不已。

面对着这样热闹但又有些混乱的场景,gakupo不由的将眉皱的更紧。为了赶上boss,他还要小心着不去碰翻那些商品,并且还要时刻提防着突然跑过的小孩子。

“喂!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看着一直往前走的boss,gakupo渐渐变得不满了起来。

“就快到了,应该就在附近。”

走出集市的热闹地段,boss停了下来,并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听着gakupo,我们这次要找的是一个……”boss正说着突然就停了下来,并抬起左手捂住了左耳,“是,我是。你说什么?!我知道了,我立刻带着他回去。”

一边的gakupo疑惑的看着眼前的boss自言自语着,正准备上前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boss却立刻向来时的方向快速的走去。

“跟着我!”

在boss经过gakupo的时候丢给了他这样的话,当gakupo转身准备继续跟着boss的时候,他发现boss已经不见了踪影。

还是去原来的房间去等吧。

这么想着,gakupo立刻沿着原路返回,但是当他到达原来房间的地方时傻了眼,那个原本是房间的地方此时只有一堵墙。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被滞留在这个时空里了么。

就在gakupo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的时候,一个类似于风铃般清脆但细小的声音传了过来。

“过来这里。”

 

 


“到这里来。”

“什么?”

说话人仿佛就在耳边,但是惊慌的转身,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幻听么?

Gakupo有些困惑的回顾着四周,仍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

果然是幻听啊。

正准备转身离开,那个声音却再次响起。

“别离开,来见我。”

嘁,真是没完没了。反正已经被滞留在这里了,就去找找那个声音好了。

Gakupo十分不悦的随着自己的感觉去找那个声音的主人。

寻找的过程并不是十分顺利,但是,期间那个声音及时的纠正着Gakupo的路线,所以也并没有过多的偏差。

不知不觉间,Gakupo已经远离闹市区,来到了一片森林中。

“往前走,我就在这里。”

往前走往前走的,走了半天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Gakupo不满的在心里发着牢骚,但还是遵循着那个声音的指示继续向前走去。

果然,在森林的深处有一泽湖,在湖的另一边,一座古迹坐落在那里。

这是,金字塔?不,又不太像。

看着这个古建筑,Gakupo努力的从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在书中看到过的所有关于建筑的名称。

这是由石头堆积的外形酷似金字塔,但是,顶端却有着一个平台。这么看来,似乎和玛雅建筑有些相像。

“我说,该不会在这里吧。”

Gakupo盯着面前的古迹小声的自语着,由于走了很久,天色已经变暗了,通往古建筑内部的通道也燃起了火光。

“过来啊。”

声音再次响起,即使又再多的担忧,但是一想到已经走到这里了,Gakupo还是向古建筑走去。

身后的草地的一朵紫色小花上,一只蓝色的蝴蝶轻轻地拍了拍翅膀。

tbc。。。

 


通道很长,并且似乎通往地下,空空的甬道中,只有“哒哒哒”的脚步声在回响着。

说来奇怪,在进来这里后,那个声音便不再出现。所幸的是,这个通道并没有什么分支,否则,Gakupo也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到达哪里。
【香菇:你个路痴。。。
茄子:我不是路痴。
香菇:洒家说你是你就是。。。
茄子:……
半小时后
茄子:KAITO,香菇汤做好了。】
【= =凑字数神马的。。。】

就这样沿着甬道慢慢走去,渐渐的可以看到不远处微弱的蓝光,明明是冷色光,但是却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Gakupo不禁加快了脚步,就快到达甬道尽头的时候,他听到了微弱的歌声。

穿越了千年的时空 才得与你相见
为何却在你的眼中寻不到我的身影
是因为时间还没到?
那么就将这吻作为千年之后寻找你的契约
到那时 永不分离

这个声音,不会错的,和那个指引自己到这里来的声音一模一样。

Gakupo轻轻的走向门口,看到了一个和这里完全不相符的景象,清澈的池水,点缀在草地上的蓝色小花,不知为何,本因无法看到外界的空间里,皎洁的月亮正被明亮的星星所围绕。

真是不可思议。

Gakupo感叹着。突然,他发现在池水边坐着一个人,虽然离得很远而无法看清它的样貌,但是,背后那对翅膀一样的东西却已经说明他不是人类。

这里除了他没有别人的存在,所以,刚才也是它在唱歌。

由于距离太远的缘故,Gakupo想走的更近一些以便看得更清楚,但是,那人形的生物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而扭头望向Gakupo那里,Gakupo只得躲在甬道的暗处。

等过了许久后,Gakupo才探出了头。但是,眼前空空荡荡的狭小空间似乎在告诉他,这里什么都不曾有过。

 


难道是幻觉?

Gakupo进入到那个空空的石室中,确实什么也没有。

刚刚明明有听到那个人的歌声的,为什么只有一眨眼的功夫,这里就变得空空荡荡的了呢。

Gakupo环顾着石室的四周,但是除了墙壁便是墙壁,连瓦罐都没有,可是,仔细一看,却发现墙壁上似乎刻着什么。好奇心驱使着Gakupo走到了墙边,近距离的观察着墙壁。

墙壁上的东西就像是孩子胡乱的涂鸦,出现最多的图案是蝴蝶,似乎蝴蝶给那时的人们带来了福音,所以,这部落的人们对蝴蝶充满了膜拜的情怀。

绕过一圈后,Gakupo找到了这些蝴蝶图案中最大的一只,将手轻放上去后,一个门从墙壁中浮现了出来。

依旧是黑黑的甬道。

不满的咂了一下嘴。

这次连火把都没有了么?

Gakupo扶着墙慢慢地在甬道里移动,一路的磕磕绊绊,他有些后悔到这里来了,如果再让他碰到那个家伙,他一定会上去狠狠的揍那家伙一拳,以解他的郁闷。

就在Gakupo恨得想挠墙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些微的光。Gakupo加快了步子。

由于光的照射,Gakupo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岔路。

该。。。该走哪一个。。。

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正对面的通道里传来脚步声,Gakupo立刻闪身躲在了旁边的甬道中,并小心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那人从阴暗处走了出来,从那个翅膀可以看出,应该是刚才那家伙的同类。

“奇怪,明明有感觉到有人的。”那个生物轻声自语着,“难道是错觉?”

听到声音,Gakupo确定了,这是指引他来这里的那个人。

“错觉么……”

有些失望的语气,那人转身回去。

看到这样那人回去,Gakupo闭上眼回过头送了口气。

现在知道是哪条路了,只要沿着那条路......

Gakupo想到这里,睁开了眼,却被眼前放大的一张脸吓了一跳。

 

 


“呜啊!!”

Gakupo很没面子的大叫了一声,但是,这也不能怪他,唤作别人也会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得叫出声的。

“啊~发现你了~”

那个“人”此刻看着还在喘着气的Gakupo得意的笑着。

“你是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人类还真是无礼呢。”

看似不满的抱怨着,但是,他还是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听好了,人类,我的名字是KAITO,是给这片土地带来富饶的精灵!”

一边说着,KAITO一边双手叉腰,一副自豪到不得了得样子。

“精灵?还真有这东西的存在?”
“什……”

Gakupo摊手表示并不知道,这可气坏了KAITO,他鼓着脸,然后凑到了Gakupo的面前,就这么盯了半天后,KAITO又恢复了笑容。

“原来你叫Gakupo啊。”一种原来如此的口气。

“你怎么知道!”
“都说我是精灵了。”

Gakupo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了,但是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白痴的精灵,他还是有些不能相信这就是精灵。

“啊,先不说这个了,我们到里面去吧。”
“诶?”
“诶什么?我只是对你在这里的原因比较感兴趣而已。走吧。”

KAITO似乎看穿了,不,是确实看穿了Gakupo的想法,便道出了原因,然后便往甬道深处走去,而Gakupo也不得已跟着他向深处走去。

 


甬道的深处是一个开旷的房间,但是,除了石头便再无其他,石头做的床,石头做的凳子,石头做的桌子。虽然是用石头做的,但是,这些东西却都制作精良。

Gakupo找了一个石头凳子坐了下来,而KAITO则在他的对面,和他面对面的坐下。

“那么,来说说吧。”

在盯着Gakupo看了很久后,KAITO开了口。

“说什么?”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Gakupo反问道。

“唉。”看着不在状态的紫发青年,蓝发精灵叹了一口气,“说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被人带到这里来的。”
“那你是来自哪里的?”
“英国。”
“英国?那是哪里?”

Gakupo沉默了一下说道。
“如果我说,我是被人从其他时空带过来的你会信么?”

“哦!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了!”
KAITO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拍手说道。

Gakupo一脸黑线,这样也能信,一般人铁定是不会信的。

“但是,来自异世界的人为什么可以找到这里来呢?”
“听声音过来的。”如实的回答。

“声音?”
“嗯……不就是你的声音么?”

闻言,KAITO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了?”Gakupo看到了KAITO惊讶的表情后问道。

“那是我用来寻找同类的才发出来的声音,不,说是声音还不完全正确,那只是一种心灵的召唤。原来召唤到的同伴是你啊,还真是奇怪呢。从来没有听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还有同伴?”
“当然有了!不过,很多都消失了。”

说着KAITO有些低下了头,而他身后的翅膀也微微的耷拉了下来。

“现在来说说你吧,只有我一个人介绍自己不是很不公平么?”
“也是。但是,先从哪里开始说呢?”KAITO点了点头,接受了Gakupo的提议,他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下。

“我们是名为蝴蝶姬的一种精灵,啊,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虽说是姬,但是我可是雄性!这个只是人类对我们的名称!”在纠正过后,KAITO继续讲着,“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一族降临这个世界,和当时的人类一起创建起了现在文明的前身。人们都说我们是神派来的使者,所以也将我们作为神来看待,为我们建造了很多的神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遗忘我们,我们渐渐成了神话的存在。因为人们对我们的信仰越来越少,所以我们的族人也渐渐的消失了。”

“……”

“所以我才在这里发着一些信号,希望有其他的族人能回应我,但是,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来这里了。”

“果然像听故事。”

Gakupo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都说这不是故事了!”

KAITO又一次的鼓起了脸,转过了身去。

“好吧。”

“那个。”不一会儿,KAITO就消了气,接着他又有些紧张的拉了拉Gakupo的衣角,“反正你也滞留在这里了,不如就和我一起呆在这里吧。”

从Gakupo的视角来看,这个精灵的那种因紧张而微红的脸和瞟向其他地方的眼神要比他所见过的任何女孩都要可爱。

“总是一个人,也是很寂寞的,所以……”

说到这里,KAITO迅速瞟了一眼Gakupo。而Gakupo心中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因此而离他远去了。

“好。”

 


  
  月光从石室顶部方孔中撒入原本暗淡的空间中,Gakupo正枕着自己的双臂看着那个方孔。说来很是不可思议,不论什么时候从这里往方孔看去,都能看到正悬在那里的残月,不像平日的淡淡的温和的黄圌色,这里的月亮是让人有些不舒服的血红色。
  
  “那些啊,因为这里的空间和外界不一样,这里可以保持着一种相对静止的状态,时间在这里基本是不流动的。具体原因?我并不知道啊。这些全部都是在我出生之前就存在的。”
  
  在面对自己提出的疑问,那个名为KAITO的精灵是这么回答自己的。当Gakupo又问为何自己不会感到饥饿是否也是因为这个独特空间的存在时,KAITO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那轮血红的残月。
  
  “是那个提圌供的能量。”
  
  总之,这里确实是个不可思议的空间。
  
  决定不再去过深的思考这些东西的Gakupo翻了一个身,然后又调整了一下姿圌势。他现在所躺的只是一个铺了一些稻草的石床,虽然不比以前自己房圌中的那个柔圌软的单人床。但是,现在这个自己也差不多习惯了,况且,这些稻草还是KAITO亲自铺好的。想到这里,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Gakupo朝着KAITO所在的方向侧卧着,适应了黑圌暗的眼睛能很轻易的看到正在休息的精灵。此刻KAITO的那对莹蓝色的蝴蝶翅膀正因那微弱的月光反射着蓝色的荧光,虽然很微弱,但是却让Gakupo移不开视线。
  
  这些天,KAITO总是缠着Gakupo,希望能听到Gakupo所在的世界的人文风情。而Gakupo则会先装作不情愿的样子,直到他享受够了KAITO的撒娇【Gakupo是这么认为的】后才会将一些KAITO所不知道的东西讲给他听。
  
  这个精灵,是很怕寂寞的。
  
  这是Gakupo这些天得出的结论。然而,在过去不知几百年的时间内,这个精灵却一直只身一人,这些天,他似乎想把过去所有没说的话要在这些天全部补齐。
  
  想,抱紧他,想一直陪着他。
  
  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了Gakupo的脑中。
  
  “可恶。”
  
  低低的骂了一句后,Gakupo翻过了身,他觉得有些糟糕了,因为,他似乎喜欢上了身后不远处的那个精灵。
  
  TBC

 


  
  沿街的小贩们向过往的行人介绍着自己的商品,孩子们则在人群中钻进钻出的追逐着。因为天气的炎热,不少的店铺都在自己的门前支起了一个个的荫棚,阳光则透过荫棚与荫棚间的缝隙撒到了正在寻找或挑选所需品的人群的身上。
  
  此刻正是月初才会出现的大型的闹市。
  
  在人群中夹杂着两个人,极其普通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留着紫色的长发,衣服则为很普通的当地民圌族的服饰,系于腰上的绸制的腰带的末端随着他的走动而微微摆圌动着。而他手正紧紧的拉着一个人,那人身着宽大暗色的斗篷,连头也被大大的帽兜所遮盖,仅露圌出了几缕的海蓝色的发圌丝。
  
  “……”
  
  身披斗篷的人突然停了下来,紫发的男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并凑到了他面前。
  
  “嗯?KAITO,怎么了?”
  
  名为KAITO的人抬手指了指身边的摊子并低声说了什么,而紫发的男子则点了点头后,便带着KAITO走到那个摊前,挑选着被KAITO所看上的东西。
  
  因为KAITO说他很久没从那个古迹中圌出来了,所以Gakupo便和他一起出来体验风土人情了。为了不让人看到KAITO那不同寻常的翅膀,Gakupo只得先从古迹中找到一件斗篷给他套圌上。
  
  在闹市上,KAITO又似乎对所有的东西都感兴趣般,几乎将所有能看到的东西都买了。所幸的是,这里有类似于钱物交易的地方,所以,两人用古迹中的饰品交换了不少货币,这为满足KAITO的需求提圌供了保圌障。在所有东西中最让KAITO迷恋的则是一种名为ice的甜品,是用冰制成的,因为冰在这种地方是很少见,也很难保存的,所以,这种甜品价圌格并不便宜。Gakupo尝了一口便下了结论。
  
  “这东西还没冰激凌好吃呢。”
  
  “冰激凌?是什么?”
  
  “呃……一种甜品,用奶油和冰做的。”
  
  “诶?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有机会会带你去吃的。”
  
  无奈,Gakupo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冰激凌,这种对他来说司空见惯的冰制甜点并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最后,只得扯出以后会带他去吃这种话来打圆场,然而,是否能回到原先的世界,即使能回去,但是是否能将这个精灵一起带走,这些都是未知的。
  
  “那么,约定好了~”
  
  KAITO似乎并不介意这个不知能否实现的诺言,很是开心的应承了下来。
  
  走走停停了很久,两人才将不算长的闹市街道走完。而此时,Gakupo手中已经抱了很多的东西。就连一旁的KAITO也忍不住想要帮忙了。
  
  “分我点吧。”
  
  “没关系的,我能拿的动。你抓圌住我的衣服就行,不要走丢圌了。”
  
  Gakupo嘱咐完,便又带着KAITO挤进了位于另一个街区的人群中。
  
  TBC

 

十一
  
  说实话,Gakupo觉得自己严重低估了KAITO的好奇心。因为,他几乎真的是挨着每个摊子都看了,虽然Gakupo在期间以“钱已经花完了”这样的借口企图带KAITO回去,然而KAITO却在听到这句话后眨了眨眼睛,然后从斗篷下伸出手,并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后,用很是安慰的口吻对他说道。
  
  “没关系,我带了很多这种饰品,你可以去那边换钱的。”
  
  接过饰品的Gakupo嘴角抽圌搐的愣了许久,早知道他就应该好好的监圌视着KAITO不让他带多余的东西了。最后Gakupo还是叹了口气,认命的转身去了物钱交易所。不过,他这次仅将一小块饰品交易了出去,所以,换得的钱也就没有多少。
  
  “只有这么点啊。”
  
  “啊,对啊。”
  
  看着因失望而垮下肩的KAITO,Gakupo在心中小小的欢呼了一下,终于可以早点回去了。【=-=欺圌骗KAITO不懂行情是不对的!(被Gakupo揍了)】
  
  于是,这次的出行终于在日落之前结束了。两人就这么抱着一堆小东西向古迹的方向走去,尽管有人驾着马车问他们是否需要被载一程的时候,Gakupo抢在KAITO之前谢绝了那人,并在马车走远后,给了原本打算答应坐车的KAITO一个爆栗。
  
  要知道,他们在闹市的时候就因为少有的相貌和阔绰的出手而引人注意了,如果再让人知道他们来自古迹,恐怕,这个精灵的存在就会被一些好奇心极重的人发现。
  
  “唔,就算因为这样,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好歹我也是精灵啊,在古时可是很受人尊重的。”
  
  听完Gakupo将不乘车的理由说完后,KAITO揉圌着刚刚被敲得地方抱怨着。
  
  “对于你这样痴笨的精灵,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警告了。”
  
  “喂!”
  
  两人便这样彼此互相调笑着往古迹的方向走去。可能因为一整天都在走动,此刻KAITO的体力已经将被磨尽,再加上宽大的斗篷所造成的阻碍,KAITO已经走不动了。在又一次的停下歇息后,Gakupo走到了KAITO的旁边,并将手中的东西全部塞给了KAITO。紧跟着,KAITO觉得身圌体一轻,之后便被Gakupo拦腰抱了起来。
  
  “再这么等你歇下去的话,今圌晚就得在外面露营了。”
  
  “唔。是说,这种姿圌势……”
  
  “嗯,我不介意娶你。”
  
  “呃……为啥我要被你娶啊!”在停顿了一下后,KAITO开始了挣扎。
  
  “别乱动,只是开玩笑!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所幸的是,他们今圌晚没有露营。然而,当他们到达古迹的时候,感觉灵敏的KAITO立刻发现有什么人悄悄地溜进了古迹中。
  
 TBC

 


评论
热度 ( 10 )

© 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