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看嘛看!没见过逗比渣嘛!
既然来了就点个赞呗~哦,小心,那边有个坑~嘿嘿嘿~
别太期待,这里全是渣~傻甜渣白~
每天都要往坑里撒点土,但是坑没平之前不会放出来。。。

[spideypool] Wade和他的猫

 

杂乱的房间中到处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桌上的弹药夹,立在电视旁边的刀鞘,如小山一般高的pizza盒子,随处可见的易拉罐,以及其他说不上名来的东西。空气中清新剂的味道夹杂着墨西哥卷的气味在这个混乱的空间中到处弥散。 

因为贴满一张张海报而增厚了不少的门被人打开了,由于那人双手抱满东西,所以也可以说他是用脚踢开的门,在顺脚带上门后,那人朝室内大声的喊着。 

“伟大的Wade Wilson,aka Deadpool回来喽~”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看来某人热脸贴了冷屁股了。】 

Wade费力腾出一只手将脑中的说话者挥开,但是他采购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不少东西从纸袋里滚落了出来。在通往桌子的路上,他踢翻了立在一边的牛奶瓶,踩脏了一封封信件,之后又从一堆杂物中发现了桌子。他用胳膊肘将桌上的一堆东西划拉到一边,然后将手上的纸袋放在桌子上,又折回门口,将掉落的物品捡了起来。把所有买来的东西放置好后,Wade挠着头,环顾着四周寻找着什么,这时他听到了从卧室里传来轻微的声音。

“嘿,原来你在那里。”他这么说着,笑着走进了卧室。

Wade收养了只猫,准确的说这只猫是自己跑来的。毕竟他可没有好兴致去养活一只有嘴的东西,但是,最后他还是把猫留下了。 

事情得从几个月前开始说起。 

那天,他正端着他的狙击枪趴在楼顶,而位于瞄准器正中心的是一个西装革履,有着可同镜子相媲美的大背头的中年男子。天知道那人给自己上了多少发蜡,或许有两桶。此刻那人正在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并不时的加上点肢体动作。 

这个人就是Deadpool跟踪了很久的目标。关于这个人的确切信息他早就忘了,只要记住面貌,然后完成任务就好,至于身份背景,谁管他呢!不过他似乎隐隐约约记得那个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雇主说那货是个政客。

“瞧,这就是政治,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却干这种勾当。” 

他一边通过瞄准器观察着目标,一边嘟哝着。 

【哦够了,闭上你的嘴,专心干你的活。】 

[你难道想要参政吗?政治家Wade Wilson,嗯,听上去还不错。] 

“闭嘴,你们两个,你们吵得我头疼!如果不是枪声会将我们暴露,我保证一枪崩了你们。我已经耗得够久了,为了这个破事,我世界杯都没来得及看,我都没时间去领奖,我这次可是买的火箭队。所以我要赶紧干完这一票,明白了吗?伟大的Deadpool这次要采取闪电战!” 

Deadpool朝空中挥了挥手妄图赶走脑内吵得不停的两个旁白。 

“以及,Wade?那是什么?”
【嘿老兄,你已经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吗?】
“Who the hell is Wade?哈,我早就想试试这句了,简直他妈的太棒了,有木有?”
[当心被告侵权。]
“管他呢!说真的,我是Deadpool,至于Wade……”
【已经跟着蜘蛛侠死了么?】
“哦!闭嘴!” 

于是,这次的任务不得不以失败告终。原因很简单,Wade,不,Deadpool最后还是朝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尽管他的一个旁白君还在大声的抗议不能否定现实,另一个则在叹息任务又失败了,雇主绝对超级生气。 

总之不管怎样,当Deadpool从被爆头的昏迷中清醒过来时,目标早就离开了,通过杂乱的现场可以看出,枪声绝对暴露了他们。 

Deadpool将手中的手枪丢到一边,然后仰面躺在原地。此刻他只想抬头四十五度看看蓝天白云,做一个安静的美雇佣兵。正当他闭着眼睛想来个日光浴的时候,一片阴影投射到了他的脸上,于是他不得不睁开眼睛——一只土黄色的小猫正站在他头顶旁俯视着他。 

“小不点,让开点,你挡住我的阳光了。”说着Deadpool抬起胳膊挥了挥手想将猫咪赶走,但是对方显然不为他的行为所影响,这一点从它端正的坐姿中就能看出来,“嘿,就算我现在没有写什么公式,你也不能剥夺我晒太阳的权利。当然,这并不是说如果我写了什么东西,接下来就要被杀死,你一定没见过我的自愈因子。所以,往那边让让怎么样?” 

但是,猫咪除了偶尔的左右摆尾的动作外没有其他的反应。 

这可有意思。 

Deadpool一边想着,一边翻身爬了起来。 

“看样子,你胆子挺大的,哈?那么这样呢?”他说着掀开了脸上的红黑面罩,但是猫咪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他,再加上现在是正午,Deadpool有种自己被眼前这个生物鄙视了的感觉。他想给这个小东西一枪,但是却发现枪在自己倒地的时候滑出去很远,他只得耸了耸肩,接着独自絮絮叨叨的捡起了丢在一边的狙击枪。

“Bye~”

他坐在楼顶边缘,并朝着还坐在那里的猫咪飞了个吻,便翻身下去了。

不出所料,雇主对这次的失败极为愤恨,他对着Deadpool发了半天牢骚。

“我从没想过居然有人比我话还多。”

直到Deadpool有些不耐烦的眯眼将自己的太刀架上了他的脖子。

【当然有。】

[你是说S开头的,还是P的?]

【都一样】

”闭嘴!“

Deadpool怒吼着,而受到惊吓的雇主表示,他从刚刚就没再说话了。Deadpool懒得纠正他,他收起刀,用擦布擦拭着刀身,然后向他挑了一下下巴,示意他继续,他才用手帕擦着冷汗,将另一份资料递给了Deadpool。

送走雇主后,Deadpool坐在沙发上,将脚翘到茶几上,他翻着资料,发现目标还是同一个人。

”又是他,何必呢,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他仰着头,将资料盖在脸上。”相爱相杀的模式吗?这破事打个啵儿就能解决啦,再说相爱相杀这事不是得亲力亲为吗?干嘛非得把我扯上。“

【我猜是因为有钱。】

[bingo~]

Deadpool不想和他们吵,他只想休息一下,昨晚爆头带来的后果就像是宿醉一样,他要好好睡一觉吗,然后整理装备,然后根据资料找到那个要吃便当的人,最后充满爱意的送他一颗子弹。

正当他盘算的时候,突然,他感到腿上似乎多了一些重量,拿开脸上的资料,他发现腿上的是只猫,他将手里的资料随手丢到茶几上,然后低头戳了一下这个不速之客。

“嗨,kitty,看你眼熟啊。”他盯着它的眼睛,有些夸张的摸着下巴,然后反手拨弄了一下墙上的开关。“我想起来了,你是中午那只!”

【wow,记性不错。】

[看来那一枪没有影响到你的记忆。]

“很高兴见到你,再一次?不过,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而且,我也没忘记你阻碍了我的财路,以及,我也得去……”猫咪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到资料旁边充当起了碎纸机。而这,让Deadpool有些始料未及,“喂喂喂,我去!你特么在干什么?!”

尽管Deadpool大叫着扑了过去,但他还是晚了一步,不得不说,这个碎纸机还挺有效率的。就在他捧着碎成渣渣的资料哀叹后,咬着牙拿起太刀想砍向罪魁祸首时,犯//罪//嫌//疑猫——猫咪已经跳到了窗口,有些得意的冲他喵了一声后,跳了出去。

于是当天晚上,Deadpool没出现,雇主很生气,后果,很……好吧,除了钱没有悉数到账上外,也不是很严重。

在之后的几次任务中,这只猫总会出现,只要它一出现,Deadpool就知道这次的任务绝对以失败告终。无论他采取什么措施,猫咪就是不走,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阻拦他。比如大叫着暴露他的位置,比如抱着他的腿狠狠咬一口,再比如将他随手放在一边的东西拨弄下去,有一次它甚至坐到了他已经举起的狙击枪的枪身上。

直到有一次任务,Deadpool有些无奈的放下武器,朝坐在脚边,正抬着头眯眼看他的猫举起了手。

“好吧好吧,no kill,这下你满意了吧?”

“喵~”

看着得意的摇着尾巴的猫,Deadpool蹲下摸着它的头。

“这下Deadpool的名声要一落千丈了。牛奶?我请你。哦对,我是Deadpool,当然,你也可以叫我Wade。”

于是这一请就是天天请,之后猫咪也住在了Wade的家里,Wade给猫取名Peter,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它在某些方面很像他所熟悉的那个男孩,而他的名字正适合它。


某个雨夜,睡在床头的猫咪Peter被雷声惊醒,而床上的另一个人则还在睡梦中。它端坐在一边,低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在雨声里,他有些不耐烦的咋着嘴,在睡梦中翻过身,面向了Peter。

“Peter,i miss you。”他嘟哝着。

这时,猫咪站起身,凑到他旁边,低声叫了一下,然后低头用鼻尖轻碰着他的额头。

闪电透过窗户照亮室内,卧室的墙壁上却没有投射出猫咪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男孩跪坐在床头,俯身亲吻睡梦中的人的影子。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2 )

© 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