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看嘛看!没见过逗比渣嘛!
既然来了就点个赞呗~哦,小心,那边有个坑~嘿嘿嘿~
别太期待,这里全是渣~傻甜渣白~
每天都要往坑里撒点土,但是坑没平之前不会放出来。。。

【授权渣翻】【spideypool】倍儿爽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6908

原作:Lafaiette

渣翻:瞳

谢绝二次转载_(:з」∠)_如果喜欢请给原作点个赞~

NC-17


Feeling Good

倍儿爽


摘要:

Peter光顾了天才裁缝Wade Wilson的店铺,后者总是能用他那双吓人的手和他疯狂夸张的笑容创造出一件件大师级美艳的服装。

 

正文:

这是一家乱糟糟店,里面弥漫着一股混杂了啤酒,食物和皮革的气味。为了避开堆在地上的皮尺,布料和线头,Peter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最后他终于成功的来到了店铺中央。

 

“有人吗?”Peter朝半掩着门的工作间喊着,光线和声音透过门缝漏了出来,Peter耐心的等了会儿,就听到起身关电视的声音。

 

“来了!”

 

一个高大,肌肉发达的男人用一块脏兮兮的布料蹭着手出来了。当他看到Peter的时候,他笑了起来。

 

年轻人立刻紧张了起来。这和他想的……不太一样。这个裁缝让他感到不安,因为他脸上纵横着糟糕透顶的疤痕,不仅脸上,就连胳膊和脖子上也能看到那些恐怖的疤痕;而那些疤痕很可能遍布他全身,它们说不定像一条条扭扭曲曲的小径一样在他的衣服下蔓延。他没有头发,但他的眼睛在灯光下看上去充满了兴奋的目光,Peter十分好奇想问问他的感觉是否不错。

 

他皱了皱眉。每个人都和他说过,Wilson所做出来的服饰都是艺术品。因为他会在遵从顾客想法的基础上,在这里或者那里加上自己独有的元素,这些被他另外添置的装饰并没有成为累赘,相反的,它们让衣服看上去更加独特并且合适。他用上乘的材料,并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热情保养他的工具,在这里,每个人都会体会到物超所值的服务。这里被人们口口相传,而Peter则是被他的婶婶推荐来的,她已经向他推荐这里很久了。

 

橱窗中的衣服和西装看上去都很不错,但是,Peter还是抑制不住的怀疑眼前这个人是否就是那个Wade Wilson,那个全纽约最著名的裁缝。那些可怖的疤痕和诡异的笑让他看上去更加的可疑了,并且……他是不是也在观察自己?!

 

“呃……”

 

“需要帮忙吗?甜心。”

 

我去,这什么外号。尴尬和惊讶席卷了Peter,他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想把这个修补一下。”他把手中的塑料袋晃了晃。“你是Wilson先生吧?”

 

“没错,唯一仅有的那个!”这个让人感到恐怖的男人将手中的布料随手一丢,然后满脸笑容自豪的承认到。“我以前没见过你,美人儿。第一次来?”

 

“是的……我的婶婶来过这里,但是……”

 

“太棒了!我们会变成最好的朋友的,我已经能预见到这一点了。”他眨着眼睛拍着Peter的肩膀,他感到Peter缩了一下,接着他给了那个小可爱一个兴奋到极点的笑,Peter发誓他看到那人的后槽牙了,然后那人问:“你叫什么?”

 

“Peter。PeterParker。”年轻人再次皱起了眉,他不理解为什么那人会问他的名字。因为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再来这家店了,所以……

 

“哦,所以你是May女士的侄子!”裁缝用和他外表极不相仿的声音咯咯地笑着。“我应该早就想到的。你知道吗?她总是会提起你。我侄子这样,我侄子那样……她把你说的可爱极了。”

 

“哦,呃,谢谢……?”

 

疤痕男并没有因此放开他的肩膀,相反的,他手上的力气更大了,而他兴奋异常的笑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见过我上次给她做的裙子了吗?我可是全按她的要求来的,那些泡泡袖简直他妈的完美极了。”

 

Peter终于露出了笑容,因为那件衣服真的很漂亮,而且也很衬他的婶婶。他第一次见她穿的时候吃了一惊,要知道那件衣服用了一整张布料,而总是抓不住潮流的Peter是第一次接触这种风格的衣服。

 

“没错,那个太棒了。她爱死那件衣服了。”他赞同到,而Wilson那张糟糕的脸此刻也像太阳似的焕发出了光芒。一瞬间,这个年轻人差点脱口问出那些伤痕的来历,但是最后时候他意识到如果问出来就太失礼了,所以他没有问,他看向手中的塑料袋,转移了话题:“呃……她说你可以修补这个。”

 

“当然了,baby boy,不管怎么说,你看上去就是个小孩,你到底多大了?哦,先不说这个,把那个给我看看吧。”

 

Peter努力的无视他伤痕累累的脸,Wilson则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从袋子中拿出一件漂亮但右肘看起来却糟糕不堪的棕色毛衣。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搞的。一开始只是个小洞洞来着……”他叹了口气,愧疚爬满了他的脸。“这个,这个是我叔叔的。婶婶说你是城里最好的裁缝,拜托告诉我你可以补好它。”

 

“她真是太善良了。”Wilson突然露出了正常,温柔的笑容。“别着急,Petey,这没什么的。给我两分钟就好。”

 

然后他回到了Peter进来时自己在的房间,而这个年轻人一边打量着这间小店铺,一边等他出来。这里没什么特别的——堆满皮带和马甲的桌子旁有几把椅子。他叹着气坐了下来,他想要休息一下。裁缝在房间里哼着一个熟悉的曲调,并不时的自言自语着什么;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那个裁缝是不是真的如他的婶婶和其他人所说的那样的优秀。起码,他不会毁掉本叔的毛衣吧?

 

焦急的等了几分钟后,裁缝停下了他的哼唱,接着传来了椅子挪动的声音。

 

“Petey?你还在?”

 

“嗯?哦,是啊,当然!”当Peter看到Wilson手里拿着那件棕色毛衣出来的时候,他立刻站了起来。破洞消失了,衣领上变松的线头也被重新紧过,就连袖子上的纽扣也变得闪闪发光,现在,这件毛衣看上去完美极了。

 

Peter小心翼翼的从Wilson的手中接过了它,同时他也将脑中对Wilson才能的怀疑抛出了九霄云外。

 

“这……这简直太棒了。”

 

“哈!那是当然的啦。”疤痕男露出了被冒犯的表情。“不然你以为呢?我缝补不好这个该死的毛衣?”

 

“不,不!只是……”Peter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太谢谢你了。这件毛衣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他摇着头,他发现此刻自己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他的心情,最后,他掏出了钱包。

 

“我需要付多钱?我想给你小费,因为你做的简直太棒了。”

 

“闭嘴,小笨蛋。”那人笑着将Peter的钱包推还到他胸前。“我可不想要钱。我又不缺钱。”他挑了挑他那光秃秃的眉毛。“当然了,如果你不介意用另一种方法来代替钱的话,我是不介意啦……”

 

Peter突然觉得一阵难为情,他满脸通红的紧紧地抓着那件棕色毛衣,然后结结巴巴的想说些什么来拒绝那人。

 

“我在开玩笑呢,Petey。”Wilson咯咯地笑着。“你太小了。我还是有道德底线的,我不会染指你的贞洁的,小甜心。”

 

年轻人尴尬但有些解脱的轻哼了一下,他将毛衣放回了塑料袋中,然后伸展了一下他的手。

 

“我还是应该谢谢你的。”

 

“天啊,你敢不敢不要这么正式!”Wilson握住了Peter的手,而后者出神的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那个男人布满伤口的皮肤摸上去怪怪的。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不舒服,那摸上去……就是一种粗糙,有些突起的感觉,不过他不讨厌。

 

或许这是火灾后留下的?Peter暗自猜测着,但是那个裁缝清喉咙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然后那人放开了他的手,接着往后退了退。裁缝看上去有些害羞,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那么做。

 

“抱歉。”他眼睛乱瞟的嘟哝着。“好吧,呃……下次见?”一抹微笑再度出现在他那坑洼的嘴角。“有人和你说过吗?你的身材真不错。你绝对很适合给我做模特的。”

 

“哦,我……我会考虑的。”Peter抱歉的回以这个可以用他布满疤痕的大手制作一件充满新奇怪异,但又不乏有趣元素的美丽衣服的奇怪男人一个微笑。他像Wilson那样再一次的环视着四周,而对方则开始列举自己所有的优质布料,同时还不忘赞美Peter的身体。

 

“看看那些裤子!由丝带装饰的天鹅绒裤子会让你的小屁股看上去更加诱人的,甜心。这件红蓝衬衫则能勾勒出你小胸脯的线条……我已经不知道哪一件才能完美的配上你了,你真的不要来做模特吗?”

 

“不……不。”在Wilson微笑的注视下,Peter叹了口气。“听着,我现在可没时间来试这些衣服,或许,我哪天可以再来?好吗?”他推开门,同时带动了门上的铃铛叮铃作响。裁缝撅着嘴又向他展示了另一件好看的皮夹克。

 

“你真的不要花两秒钟来试试这件吗?我可以给你打折的。”他眨着双眼,这让他看上去像个没毛的小鹿。

 

“下次吧。”Peter笑着回绝,他并没有为这个人的纠缠而恼怒。“我保证。”

 

“好吧。”Wilson再次撅起了嘴。“我相信你,因为你有双温柔甜美的眼睛,而且我还知道你婶婶的电话,我会不断的给她打电话问她你在那里的。”

 

“拜托别这样。”

 

在他离开的时候,那个满身伤疤的裁缝开心的向他挥手道别,而Peter此刻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再下次来的时候为自己定做一条裤子或者衬衫了。他确实需要给自己添加一些有他自己风格的服饰了,接着他将自己那些掉了扣子或者褪色的衣服收集到了一起。

 

‘这下行了。’Peter向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塑料袋中看了一眼后露出了一个微笑。‘到时候可以再买一些东西,这样就不会显得可疑了吧?’

 

 

“啊!”

 

“抱歉,小饼干,你圆圆的小屁股让我走了神……”

 

“别总盯着我的屁股看!”Peter瞪视着那个疤痕男喊叫着,而后者正量着他的腰以确保他用来过冬的带帽衫能够合身。

 

当Peter再次出现在店中的时候,Wilson为此而欣喜若狂。年轻人不知道这个裁缝是否是那个他命中注定的人,但是对方待自己确实像一个相识多年的朋友一样热情。他的动作大胆且无礼,但Peter却无心让他停下来。

 

Wilson坚持要给他一些特别优惠,于是他给了他半价。

 

“和我说说你的想法!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你想要件绿色的晚礼服吗?妥妥儿的。还是一条适合外出穿的旧粉色短裤?我是谁?我当然能做到啊。”

 

Peter已经和他说过无数次他想要的样子了,但是Wilson却意外的固执,他根本不想给他做那些简单大众的衣服。他想用一些质量上乘的材料和布料,但是要知道,如果再减免一半的价格他是挣不到一分钱的。

 

值得庆幸的是,Peter最终成功的让他相信自己只需要一件带帽衫,而棉花和羊毛则是最佳的材料。

 

“不要丝绸?”Wilson问,他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充满了失望。

 

“不要丝绸,谢谢。”

 

“天鹅绒呢?”

 

“不要。”

 

“山羊绒?”

 

“Wilson先生,拜托……”

 

裁缝闻言笑了起来。

 

“叫我Wade就行了,Petey。别对我那么中规中矩的。”

 

Peter后悔了。这个裁缝让他脱下了衣服(“我才不介意你是不是只想要件帽衫呢,我需要你的尺寸,这样在我以后给你做衣服的时候就不用再那么麻烦了!”)所以,他现在满脸通红的站在角落,周身只有一条四角短裤。

 

Wade抚上了他的身体。和普通的抚摸不一样,他的手指总会在做其他动作的时候不经意的掠过他的皮肤;有些感觉就是故意的抚摸,尽管只是一瞬间,但就是给他那种感觉!大多数时候,Peter根本看不到他的下一个动作。在他身后人一直在用他无休无尽的问题和话语打乱着他的思绪,这甚至让Peter有种他无处不在的错觉。

 

“啊!”在扎了Peter第十一针后,他也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是的,Peter数了被扎的次数!)

 

“老天……!Wade,别再这样了!”年轻人一手捂着他左边那半拉可怜的屁股转向他。“这不好玩,这和好玩截然相反,所以别再这样了,不然我就去告诉我的婶婶,让她永远都不会再来这里了。”

 

“你怎么能这样!”裁缝抱怨着。尽管他们只开始了一个小时,但是Peter就已经领略到这个大屁股家伙的孩子气和喜怒无常的程度了。

 

“这只是个意外,我不会再扎到你了。”

 

“重复了十一次的意外?”

 

Wade有些惊讶的挑起了眉毛。

 

“你还数了?”

 

“是啊!”Peter叹着气翻了个白眼。“现在我越来越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光着身子站在这里了。我只不过想要一件帽衫而已,帽衫对腰围和臀围的要求不高啊。”

 

“别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的,大眼睛。”Wade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用手中的皮尺抽打了他的屁股,这让后者惊讶的呼痛。“来吧,抬起你的手。”

 

一瞬间,Peter发现自己也够孩子气的。

 

“不。”

 

他撅着嘴。            

 

现在,Wade脸上充满了惊讶,或者说,是充满令人恐惧的愤怒更贴切一些。

 

“你说什么?”

 

“除非你向我保证不再这么冒冒失失的,否则我是不会继续再按你的要求做的。”他甚至向Wade交叉双臂来表示自己的坚定立场。

 

似乎因此而失神的裁缝闭上了他大张的嘴。然后像个被夺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生气的咆哮着:“好吧!不要多余的动作。”

 

“哈!”Peter用一种洋洋得意的声音宣布着他的发现,就好像刚刚还在那边生气的家伙不是自己一样。“所以你刚刚是故意的了!”他走下了那个方便Wade给自己量尺寸的台子,但是那个人却又将他推了回去。

 

“不,不是,没有!我发誓,我可是个好孩纸!”他抓过Peter的手,并将它们放在自己的胸前;这是他们第二次拉手,而Peter还清晰的记着昨天的情景,当时裁缝还以为他不喜欢这样的接触来着。

 

于是,他无视了脑中各种烦人的脑补,任由Wade拉起了他的手。他哼哼着点着头,最后接受了对方的想法。在这个裁缝意识到自己没有被反驳的时候,他再一次的露出一个羞赧的微笑。

 

“艹,抱歉。”他摸着自己那光秃秃的脑袋转移了视线,而Peter则在一旁叹了口气。他的婶婶多次和他说过,这个人有时候特别的温柔。

 

“我一定要这样抬着胳膊么?”他问,同时Wade也恢复了他平时的那种喧闹的样子。然而这一次,他和Peter保持了一点距离,他中规中矩的用皮尺量着尺寸,而不是拿着针来比划,他说个不停,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和Peter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所以,你喜欢星球大战吗!你想看看我做的Chewbacca皮带吗?),除此以外,他们还聊了梅婶和工作。

 

“我最后申明一遍,我不是模特。”在Wade最终记录下了所有的尺寸数据时,Peter轻笑着再度否定,“我只是个大学生,以及自由摄影师而已。”

 

“你有给自己拍过一些可爱的照片吗,Petey?”裁缝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当他发现那个年轻人因此变得面红耳赤,同时开始不自觉的说话打磕儿的时候,他大笑了起来。“别紧张,baby boy,我开玩笑呢。你可以打扮一下你自己……”他盯着那具瘦小的身体长长的叹了口气。“……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打扮一下的。”

 

“你终于说了个可行的建议了!”Peter轻笑着给出了自己的结论,尽管他知道Wade只是在开玩笑,接着他在穿回自己的衣服时肘击了一下Wade。然后,他们坐在桌旁讨论起了帽衫的样式。

 

Wade在绘画方面的天赋也不容小视;他绘图的比例拿捏的很到位,在短短几秒内他就可以把帽衫包括细节在内的设定画给Peter看。有一小会儿,他眼中的兴奋与表情的狂热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减慢的语速和他冷静且满足的微笑,此刻他已经放松了下来。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平静祥和的境界,而Peter发现自己也跟着放松了下来。他不再看那些设计草图,转而观察起对面那个布满疤痕的男人,他盯着那人干裂的嘴唇和拿着铅笔的灵活的手指出了神。

 

他用近似耳语的声音轻轻地问:“这些是怎么留下的?”

 

尽管声音很小,Wade还是听到了,他顿了一下,但是眼睛却没有从纸上离开。

 

房间中此刻安静的只能听到时钟的滴答声和街上汽车驶过的声音。

 

“因为一次可怕的疾病。”Wade抓了抓脸,开始漫无目的的涂鸦起来。“别担心,这不会传染的。不是皮肤病,这只是……”他耸了耸肩。“当时我还很小,很多我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他们给我开错了药,而这让我原本就不是很乐观的情况变得更糟了。然后这些伤疤就形成了,并且永远都消失不了。”

 

Peter看着他无奈的表情吸了一口气;就目前的情况以及他耸肩的动作来看,他没有生气。

 

“人品差透了,对吧?”Wade苦笑着。“那时我实在是太小了,所以,我也因此没能有一个正常的童年,当然,此后的生活也没正常到哪儿去。不过,我总是想让自己能有一技之长。”他常有的那种狂热的笑容渐渐浮现出来。“我本来想当个模特的,结果他们说我这样的身体不适合做这个。”他假装叹了口气,而Peter则忽视了此刻悲凉的气氛轻笑了起来。

 

“对不起。”他说着握住了那人另一只没有拿铅笔的布满疤痕的手,这一举动让裁缝惊得跳了起来。“我本不想让你想起那些的。”事实证明,一个真诚美好的微笑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因为Wade突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了,他以前肯定不会这样,他甚至都不敢看着Peter了。年轻人笑了起来,声音听上去纯净轻快,在又捏了一下那双并不完美的手后,他放开了他。

 

“那么!”他想打破现在过于安静的情况。“你能在帽衫上加点蜘蛛网的样子吗?我超级喜欢蜘蛛。”

 

Wade看起来还没有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缓过神来——他有些想不通Peter的动机。Peter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但是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变了,不过他还不确定究竟是什么东西。

 

“蜘蛛?嗯?”Wade动手画了一些东西。“你只是个怪胎,Petey。”

 

“嗨!你才是那个一直戳我屁股,然后还盯着我裆部看的那个人吧!”

 

被指责的人轻叹着,Peter在旁边推了他一把,于是草图上出现了一道不和谐的线条,这让Wade惊叫了出来。

 

 

Peter每天都会来,他不在乎帽衫的制作进度,他只是想和Wade待在一起。一开始的时候,店中总会有很多人,于是Peter便隔着窗户和那人挥手示意,然后他就回家了。后来,Wade开始跟他通电话,打的是家里的座机,很显然是梅婶给他的号码,他会跟Peter抱怨不能在一起杀时间什么的;Peter曾经邀请他在关店后来家里坐坐,但是电话那头却会传来裁缝爽朗的笑声,这似乎是他不能应邀的回答。

 

起先他们会讨论一下那件帽衫;Wade总是给他看最新进展的时候问他是否需要什么改动。但是,一切都很棒,那些和Peter想的一模一样,这也再一次证明了Wade那超凡的才能。

 

有时他们会在缝纫房里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大多数情况下是Wade先开始的话题,他们会谈论各自的生活,习惯,梅婶,然后问一些感兴趣的问题(但是他们不会再去讨论那些伤疤)。Wade在工作的时候精神总是高度集中,但是技能槽满满的聊天技能却能让他在不停下手上工作的时候也能说个不停;他从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笑点,手上动作从没有犹豫过,他也从不将Peter干晾在一边。

 

年轻人因此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他参过军,然后换了各种不同的工作;最后他开了这家店,他想借此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为什么你这么喜欢缝制衣服?”

 

“创作什么东西的时候总是能让人感觉很爽的,你造吗?”在给帽衫缝上松紧的时候Wade回答了他。“人们会享受一些事情,是因为那些事让他们有种温暖且倍儿爽的感觉。”Peter从他眼中看到闪着悲伤的熟悉的亮光。“我不知道那种感觉。但是有时候……当我看到客人们脸上那种开心的表情,我觉得我似乎又确实知道那种感觉。”

 

他摇着头轻哼了一下,接着他似乎又想隐藏起自己的表情似的低下头了。

 

“这个……真是傻透了,对不起。谢谢你听我说这些。”

 

Peter握住了他的手,这使得他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他抬起头,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微笑:“我认为那很棒。这说明你超爱你的工作和你的作品。”他有些羞涩的笑了起来。“就像我对我的那些照片感觉一样。”

 

Wade也加入了他的微笑中,这是Peter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最最开心的笑容,然后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平静。

 

 

 

在第二个星期,帽衫完成了。

 

衣服很棒,Peter一言不发的小心翼翼的穿上了它。Wade在旁边一直碎碎念着,他说只要Peter需要,他还可以再进一步的做一些修改,尽管Peter早已准备付钱给他了,但是他还是不确定Peter是否真的喜欢这个样式,或许他还可以改的更时髦一些?哦,万一不暖和呢?虽说他已经加了足够多的羊毛了,但是……

 

“Wade。”Peter笑着。“这太赞了。这是我这辈子穿过最好的帽衫。”

 

这句话让那人彻底的松了口气。

 

“那……那就好。你这么说让我很高兴。”

 

然而,当Peter开始脱裤子的时候,他再次变得慌张起来。

 

“……你干嘛呢?Petey!我是不介意,但是现在这样的进展是不是有些快啊……”

 

Peter已经习惯了Wade的反应,他笑着走上角落镜子旁的平台上。

 

“我想要条新裤子。”他无辜的笑着解释到,“你能给我量一下尺寸么?”

 

“但我已经有你的腰围尺寸了。”

 

“那你量过我的腿吗?”

 

裁缝咂了一下嘴后转身消失在缝纫房,没一会儿那就拿着所需的工具出来了。

 

“你的腿真长。”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尺子量着Peter大腿到脚踝的长度。“见鬼,Peter,你当模特一定能赚很多!听我的,你去告诉你那个蠢货老板说你把他炒了!”

 

“我可以给你工作。”年轻人接过话头说,而这听上去并不是什么反话;这更像是‘我说了一个笑话,但我其实相当严肃’。

 

Wade听出了这个意思,他疑惑的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

 

“啥?”

 

“你没听错,我可以做你的模特!一个可以让你随时量尺寸的活的人体模特,一个可以随时展示你的样品的模特。”

 

Wade轻哼了一下,在记录下他的腿长后,他又开始量腿围。

 

“你可能还会穿短裙和长裙。”

 

“好吧,那不会很糟的,对吧?”

 

原本温柔笑着的Peter变得紧张起来,而那个满身伤痕的裁缝却用一种低沉且充满阴谋感的声音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或许吧。”他再次露出了笑。

 

这一次,Peter任他的手和针在自己身上游走。一开始Wade的动作犹犹豫豫的,他甚至会在每一个动作前去询问Peter,而当Peter什么都没说只是朝他微笑时,他的手完完全全的贴上了Peter的双腿,大腿,后背,甚至屁股。他摆弄着他四角内裤的边角,或者用针在他皮肤上滑过。他一刻不停的说个没完。

 

“抬起手,Petey。我需要量一些新的尺寸。”

 

Peter照做了,同时Wade假装看皮尺,然后靠近了他,或许说贴近更为确切。年轻人捏了他一下,接着在他耳边轻声说:“我还想让你量一些其他的地方。”

 

Wade突然脸红了起来,他的呼吸加重,他的视线开始转移,但是Peter却继续说:“而且我还有些东西要量。”

 

“这可……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不,这就是个好主意。”Peter的声音开始变得让人安心并充满甜腻感,他抱住了那人被肌肉包裹的腰。然后他的手探入Wade那身简单的衬衣下面,这让对方开始了剧烈的喘息。

 

最后裁缝终于开始直视他棕色的双眼,他笑着丢开了尺子,他给了Peter一个吻,一个充满渴望与野性的吻。

 

当年轻人在他的衬衫下轻抚他的时候,他沉吟了一下,并抚摸上那人柔软的屁股以及开始变硬的柱身,同时他得到了那人甜美的呻吟声。店门被关上了,窗户也被窗帘所遮挡,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了,而这里不会有其他的人闯入。

 

内裤被扯下来的时候,Peter笑了起来;在将腿上碍事的裤子踢开后,他将自己修长的双腿缠上了那人充满筋肉的腰,同时他用自己的分身磨蹭着那人的肚子。

 

“脱掉你的衬衫。”Peter嘟哝着;Wade摇了摇头,他想用吻来阻止对方这个想法,但是男孩却推开他,并用眼神和声音哀求着他:“Wade,求你了,我想好好地感受你。”

 

“不。”

 

“我之前都摸过你的伤疤了!”

 

“手……是不一样的。”

 

Peter嘟嘟哝哝的抱怨着,他拉扯着Wade的衣领,而那个年长的男人却用另一个吻打断了他的动作,男人抬起他的屁股,一只手开始探入他的体内,另一只手揉捏着他的屁股。

 

然而,Peter却将他推倒在地板上,他紧盯着那人,在确认男人没有受伤后,他紧紧的压住了他。

 

“你,在干什么?Petey?”

 

“嘘……”Peter亲了他,他俯身解去了那人的皮带,然后将他老旧的牛仔裤和内裤褪了下来。

 

‘作为一个裁缝,他穿的还真是简陋。’他深情的盯着身下的那人想着,接着他吻上了那人脉动着的阴茎。那里就和Wade身上一样布满了伤口,因此Peter格外小心的舔舐吸允着它。

 

Wade没能抑制住自己的呻吟,他的阴茎被Peter含进嘴里。Wade咬住了嘴唇,并睁大满是震惊的眼睛盯着那人。

 

Peter再次观察起了他,这一次他放慢了节奏,然后品尝着刚刚夹杂着甜美与苦涩的味道,他爱抚着Wade的阴囊,摩挲着他残破的皮肤;Wade呼唤着他的名字,他并不是想引起什么注意,他只是想回应对方的爱意。

 

在射在Peter的嘴里后,他喘着粗气仰头躺回地板上,他的视线因射精后的愉悦感变得模糊不清,以至于他有一瞬间看不到任何东西。

 

“Peter……”

 

年轻人再度爬到他的身上,他压上着他的小腹,并在他耳边重重的呼吸着,同时他的手在他的身上来回抚摸着;Wade抚上了那个人的柱身,当那人因此抽泣着重复着他的名字并最终射出来的时候,Wade笑了起来,而对方则将脸深深地埋在他满是伤疤的脖颈中。

 

“哦,该死……”Peter嘟囔着。“帽衫!”

 

Wade笑着,轻轻地将他推着坐了起来。

 

“我等会儿会洗的,而且它会变得亮洁如初的。”他说,接着欣赏起了眼前的景色。Peter穿着他制作的帽衫跨坐在他的身上,沾满他精液的标致的脸上点缀着红晕与羞涩的笑容。

 

他咧嘴微笑,Peter握住他的手躺了下来。

 

“你喜欢这样吗?”

 

Wade的笑容绽放的更大了。

 

“该死,Peter,这是我经历过最赞的事了。”他抚摸着那张光滑红润的脸。“谢谢。”

 

Peter轻笑着,为了更清楚的看着那人明亮的眼睛,他靠上了他宽阔的肩膀。

 

“我……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笑过。”他轻捏着他的手拂过那些伤口,“你看上去开心极了,Wade。”

 

Wade抱紧了他,轻吻着他的前额与发际。

 

“我确实很开心,Peter。”

 

年轻人回抱着他,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抱着自己的强壮的手臂和那张满是伤痕的脸上的笑容,此刻他已经忘记了他的帽衫。

 

“我也是!”浑身散发着兴奋与享受的他宣布着,这股强烈的感情让Wade控住不住的笑了起来。“等会儿我想给咱俩照张相!然后你必须来尝尝我婶婶做的巧克力蛋糕,你得在我的房间里吃,明天怎么样?不,就现在!现在我们就去怎么样?哦对,我能帮你做衣服么?这一次是给你自己做一件,因为你的身材也不错!还有……”

 

“Peter,我的精液把你灌醉了嘛?”Wade闷哼了一下,这让那个年轻人笑了起来;对方脸上的表情是Wade见过最让人着迷的表情,很快的他被这个表情所感染,他也因此感到暖暖的。

 

是的,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生活让他感觉如此的爽。


评论 ( 4 )
热度 ( 63 )

© 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