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看嘛看!没见过逗比渣嘛!
既然来了就点个赞呗~哦,小心,那边有个坑~嘿嘿嘿~
别太期待,这里全是渣~傻甜渣白~
每天都要往坑里撒点土,但是坑没平之前不会放出来。。。

【spideypool】[授权渣翻]为我唱首摇篮曲

授权: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8792/chapters/1080235?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9131387


注:没润色,错别字可能有。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asleep》这首歌,歌词没做翻译。


授权渣翻

为我唱首摇篮曲

Sing me to sleep

原作:ColdTeller

渣翻:瞳

 

摘要:

Peter在被毒液所拘禁以及强暴后一直在自我调整着。Wade则尝试着安抚他,最后他被Peter要求为他唱摇篮曲。

 

 

Peter对昏暗的天花板十分熟悉。上次他就是在这样的天花板下饱受折磨。赤露的躺在那张极不舒服的床上,他感到孤立无援。他努力的想着自己身在何处,但却发现他连自己如何到达这里都不知道。但是,他却觉得他在以前就来过这里。

 

他试着挪动了一下,但是随之而来的痛感让他不得不躺了回去。现在,他只能转动他的眼睛和头。他查看着身上是否有什么伤口。当他看到身上布满的血淋淋的伤口时,他的眼睛陡然睁大了,那些伤口似乎在他昏睡前就已经在那里了。

 

不……这不可能再一次发生……

 

Peter被恐惧环绕着,他后悔想起这熟悉的处境,他慌乱的环视着房间想找出那个多次侵犯他的怪物。

 

当那个怪物从黑暗中现身时,Peter开始发抖,他记得那张黑色变异的脸,如白色裂痕版的眼睛,以及一直如蛇般滑动的长长的舌头。当他突然想起那个舌头刺穿了自己身体的每个角落时,他的不安变得越来越严重,而他却无法停止这种感觉。

 

“不……不!走开!”Peter喘息着。他太害怕了,以至于说不出话来,就好像他的肋骨已经全部断裂。

 

Venom露出他参差不齐的牙齿愉悦的笑了起来。“天啊,天啊。Peter Parker这是怎么啦?你不想我吗?”

 

Venom如魔鬼一般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然后爬向Peter。当他来到床边时,他的手指滑过了Peter的双脚,这让Peter的脚痉挛了起来。似乎是很满意这样的反应,Venom开始查看起Peter完美但已被玷污的身体。他伸出他长长的舌头,接着开始舔Peter沾满血污的残破的躯体,最后他舔上了他脏兮兮的双颊。Peter因厌恶而呜咽退缩着。他太想离开了,但是他的身体却动不了。

 

“Wade……”Peter绝望的轻声嘟哝着。他需要他。Wade说过他会保护他。但是现在他在哪里?

 

Venom笑得更加厉害,他爬上Peter的身体。这个怪物紧紧的缠上了Peter的胳膊,这让Peter有种胳膊要被扯掉的错觉。Venom凑到Peter的耳边,这让这个英雄因他充满潮气的呼吸而颤抖个不停。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Peter。没有人爱你。就连你的父母,你的亲生父母,甚至你口口声声说着最爱的那个丑八怪笨蛋也不回来的。他是叫Wade吧?他们都巴不得你去死呢!”

 

Peter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咬紧牙齿,然后抗拒的摇着头。

 

“你胡说,你胡说!”Peter否认着,即使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起自己。

 

Venom击打了他的脖子,这让他疼的哭了出来,然后Venom扯出了一个能渗出血腥味道的笑。

 

“你将永远属于我……”在他对不再抵抗的小蜘蛛发起再一次的进攻时,他嘶嘶的说。

 

“Wade!!!”

 

 

Peter猛地睁开了眼睛。他醒了,然后立刻跳离了床。他浑身都是汗,他的呼吸和快速的心跳渐渐重合起来。他环视着这个黑暗的房间,他害怕Venom还藏在那些阴暗中。他意识到那是个梦,而他在自己的房间中,一股轻松感冲刷着他。他放松了下来,甚至没有意识到手中紧紧抓着的床单。在片刻的宁静后,传来了一声隆隆声。这让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他脖子后面的汗毛也立了起来。他转向那个让他感到恐惧声音的源头,然后他欣喜不已的发现那只是Wade的打呼声。幸好是Wade……

 

Peter松了口气。他疲倦的打量着Wade。这个雇佣兵睡的四仰八叉的。他想叫醒他,这样Wade就可以像往常一样安慰他了。当Peter碰到Wade时,他注意到了那人刚冒出的胡茬子和眼袋。Peter皱着眉,他想到自从他离开后,Wade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即使在找回Peter后,Peter也总是会在一个个噩梦后唤醒Wade,然后向他寻求安慰。

 

愧疚感向Peter袭来,他咬着嘴唇,收回了胳膊。他下了床,然后穿上了他常放在一边椅子上的羊毛衫离开了。他必须克服这些。在没有Wade帮助的情况下。

 

他进入大厦的电梯,然后请求Jarvis将他带去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的房间。这位AI管家将他送到了他父亲的酒吧。这个短时间内不会有人的地方对Peter来说是个完美的地方。Peter告诉Jarvis不要开灯。自从被攻击后,Peter在有光的情况下也会感到不安。在灯光下,他觉得自己无时无刻不是赤裸着的。这就是他从不在白天离开自己房间的原因。他喜欢黑暗。他可以将自己藏在阴暗中。

 

走向沙发的时候,Peter控制不住自己的赞美着月亮。它在干净的夜空中看上去是那么的美丽,即使和他所处的大厦中相比也是如此的巨大。不幸的是,在他想起Venom的时候,他不得不忽视它的存在。其他的东西他也不得不忽视。

 

他坐了下来,紧紧的抱着双腿,然后将他的下巴搁在膝盖上。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并企图清空他的思绪。或许这样可以让他小睡一会儿。但是这却并不可能。那些该死的可怕的记忆时刻折磨着他。他们在他脑中播放了一遍又一遍,Peter觉得自己还能回想起每一个细节。他开始发抖,因为他觉得仍能感受到Venom的触摸,当他舔舐自己的时候,他的肌肤仍会战栗不停。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肮脏……

 

Peter紧紧的抱着他的头,他呻吟,落泪,他开始分不清哪个是他的记忆,哪个才是现实。

 

“停下……”他抽泣着喃喃自语。“拜托了,请停下来……”

 

这些天他总是这样催眠自己以让自己得到放松。他身上的淤青又开始做痛,这让他想起当自己被Venom进入时,他是如何的被束缚,以及他又是多么的无助。他仍能想起这些。这些东西在他的身体里侵犯着他,拷打着他,摧残着他。

 

你将永远属于我……

 

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Peter控制不住的尖叫了起来。这一刻,他庆幸他爸爸们的房间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

 

“让我,让我一个人,让我去死!”突然,他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抓住。这个动作让他又回想起了那些不堪的过去,他开始剧烈的反抗。“不!走开!”

 

“Peter振作一些!”抱着他的人喊着。

 

意识到这个声音不属于Venom时,Peter睁开了眼睛。他向上看去,然后发现那是Wade。

 

“Wade……”他喃喃而语,然后让自己放松。Peter抱住了Wade的脖子,然后Wade同样抱住了他的腰,并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当我醒来发现你不在后,我吓坏了。”Wade说,声音里充满了受伤。“如果,如果Jarvis没有告诉我,我……你想去死么?”Wade轻声说,而Peter开始在他的肩窝中哭出声来。

 

在那之后他从没有告诉过Wade自己的想法。他几乎对这些事情绝口不提。

 

“对不起。”Peter努力地说。他想停止哭泣,但这太难了。

 

Wade将他推开一点,他想看看他的脸。他的表情中充满了焦虑与惊慌。Peter从没在这个刺客的脸上看到过这样惶恐不安的表情。Peter感觉糟糕透了,他知道Wade是因为他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这都怪他,Peter不得不转移开视线。

 

Wade捧住Peter的脸,并用拇指抹去他脸上的泪。

 

“对不起……”Peter再一次的道歉。

 

Wade皱着眉再次把他拉入怀中。

 

“在你让我心情变得更糟糕并不断对我道歉之前,停止你的道歉。你这个只会道歉的甜甜圈。”

 

Peter抽了抽鼻子,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对不起。”

 

“可恶!Peter!”Wade吼到。

 

“对不起……”

 

“你刚刚是故意的吧……”

 

 

在Peter最终冷静下来后,他们两个裹着毛毯在沙发上休息。Wade坐在沙发扶手,他紧紧的抱着躺着的Peter。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当Peter的手松开一些的时候,Wade会再次立刻握紧他的手。他向下看着Peter,而对方则看着房间的其他地方沉思着。Wade想安抚他,他亲吻着他的头,和下巴。

 

“Hey,Pete。你在想什么呢?”他问。

 

Peter抬眼看着他,然后转移了视线。他皱着眉垂下了眼睛。“都怪我。”

 

Wade挑着眉。他不知道Peter想表达什么。

 

“那次袭击。我太软弱了,我没能阻止他。我活该承受这一切。”Peter冷冷的说。

 

Wade猛然睁大的双眼中充满了惊讶与愤怒。“什么?!Peter,不!你不应该承受这些!”

 

Peter摇了摇头,“不,我当时呆住了。我什么都没做。我只能让他对我做那些。或许我也应该对那些人对我所做的事情负责。”

 

“Peter,停下。”Wade用严肃的口气说,但是Peter却没有听。

 

“不,你不理解……”Peter想继续说下去,但是他却被立刻打断了。

 

“不,是你不理解!”Wade突然大声的说,这让Peter缩了一下,然后转向了他。他看上去快疯了,他大声的朝他吼着。Peter从没见过Wade像现在这么生气过。他从没见过这个典型的乐天派笑话大师这么生气过。

 

“我已经在处理这些了,Peter!我已经为此责备了自己很久了,而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发现责备自己根本没有用,因为不论我做什么,最后得到的结果都一样!这里唯一应该被责怪的是Venom。他才是那个侵害了你的人!他才是那个拘禁你,并对你做出那些事情的人!你阻止不了他,是因为他让你受了伤。”

 

Peter惊讶的看着Wade。“Wade,我没……”

 

在Peter再说出什么之前,Wade将他拉入一个保护的怀中。

 

“Peter,我爱你。我不想看到有人伤害你,即使是你自己也不行。当我发现Venom是那个伤害你的人时,你不会知道我当时有多想杀掉他和我自己。”Wade说,他的声音中充满黑暗。“如果我再看到他,我不敢保证我不会真的那么做。”

 

Peter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知道过去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他一直以来的行为对这个雇佣兵来说影响有多大。Peter躺了回去,然后紧紧的抓住了Wade,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

 

“谢谢你,Wade。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Peter说,他感到一阵不正常的快乐。他感到Wade亲吻了他的额头,他可以感受到他在微笑。

 

“你根本不知道你对我的意义有多重,Peter Paker。”

 

Peter笑着靠的他更紧了些。

 

“我爱你,”他耳语着。Wade正经的时候很少。而他即正经又可爱的时候更是少的可怜。

 

“你该去睡了。我会守护着你。”Wade说着给了他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

 

Peter摇了摇头。

 

“我觉得我可能睡不着。除非……”Peter嘴角挂着笑看向别处。Wade挑了挑眉毛。

 

“除非什么?”Wade问,语气中满是疑惑。

 

Peter低下了头,想要掩藏他满脸的微笑。“你能给我唱摇篮曲么?”

 

Wade露出了惊讶与不相信的表情。“什……什么!?但,但你不喜欢我唱歌的!”

 

Peter咯咯地笑着,点了点头。“是啊,但是在好久没有听过你的歌喉后。我有点想念它了。所以,拜托?如果你不唱的话,我会睡不着的。”

 

Peter看着他男朋友的脸扭曲了起来,然后露出了一个他从没想象过的表情。在长长的叹气后,Wade放弃了,最终他同意了。

 

“好吧,好吧!我,我唱……”Wade嘟哝着。而Peter没有听到他的低语。

 

“你说什么?”

 

“我说我唱!”Wade气恼的回答,这让Peter笑的更开心了。“有什么想听的吗?”

 

Peter轻哼着想。“The Smiths的Asleep怎么样?”

 

Wade咕哝着不赞成到。“哦天啊,这首歌太阴沉了。”

 

Peter窃笑着。“是你问的。”

 

Wade叹了口气,然后调整了一个让他舒服的姿势。“好吧,我唱Emily Browning的那个版本。”

 

Peter咯咯地笑着,摇着头。“快唱吧。”

 

清了清的喉咙后,Wade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按着他记忆中的那样唱了出来。

 

“Sing me to sleep,sing me to sleep. I'm tired and I... want to go to bed。”这听上去有些跑调,就像他刚刚说的那样,而这让Peter吃吃的笑着。

 

“Wade……你唱的真烂。”

 

“Hey,不要要求你不在行的事情。”Wade快速的说。他有些生气的拍打了一下Peter的耳朵。

 

当Wade不再继续唱的时候,Peter一脸不高兴的看向他。

 

“我没说要让你停下来。”Peter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像个孩子。

 

Wade毫无幽默感的哼了一下,然后苦恼的揉乱了Peter的头发。

 

“好吧,你在晚上都会这样专横吗?”Wade清了清嗓子,他又唱了另一个版本,然后他又一次停了下来。“嘿,我有些部分不记得了,所以你能来帮我想想吗?”

 

Peter叹了口气,尽管他正在微笑。

 

“好吧,我猜我也得一起唱了。真是个糟糕的保姆。”Peter评论着,这让Wade翻了个白眼。

 

“看样子某些人明天早上的煎饼上不会有草莓了。”

 

“我不喜欢煎饼,”Peter撒了个谎,这样他就能继续取笑Wade了。“我更喜欢华夫饼干。”

 

“Ho,ho,ho。也不会有盐了。”

 

“我的地盘我做主。“Peter开玩笑的说,这让他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好吧,你唱到哪里了?”Peter问。他一边嘟哝着歌词一边想着。“哦对。Don't try to wake me in the morning,because I will be gone。”他唱的也不是很好,但是他没有跑调。

 

Wade也加入了进来,他们唱着两个不同的版本。Peter唱的是更普通的那种,而Wade则开始了他的原创。当Wade在一些地方唱了几个升调,或者加入一些他自己的摇滚尖叫的时候,Peter总是会笑出来。

 

“你应该帮着我睡着的。”Peter笑着说。然而即使这样,他的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

 

“嘘,马上就要到最好的那部分了。“Wade说完,又继续唱着。

 

没多久,Peter便耗完了他的精力,他在Wade的臂弯中沉沉睡去。当Wade快唱完的时候,他微笑着低头看着Peter。他靠着他的头,闭上了眼睛,唱着最后的部分。不一会儿,Wade便听到了Emily Browning唱着这首歌的最后的部分,他知道,这个故事的作者正用他的软件播放着这首歌。

 

There is a better world...

Well, there must be...

There must be...

 

End


评论 ( 8 )
热度 ( 65 )
  1. 沈清疚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转载了此文字

© 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 Powered by LOFTER